新闻动态

雨夜,那一座亮着灯的帐篷

2020-03-07 13:20:11 来源:飞宏伞篷厂

田埂上的马兰头,正一簇簇地拥抱新生 



雨  夜

那一座亮着灯的帐篷

we are one


20200307012008_2044936515.jpg



 

春日的夜,滴答滴答的雨声从窗外一声声入耳。

透过这有韵律的“滴答”声,我仿佛看到了老房子墙根处的苔藓正和着这雨声舒展开它们绿色的躯体;我仿佛看到了田埂上的马兰头正一簇簇地拥抱新生;我仿佛看到了那一棵棵油菜花在雨的滋润下含苞欲放,而已经开了花的朵儿却被这说大也大的雨打落了几瓣,坠入那充满了春天的清新气味的泥里。正如诗人笔下的“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也好似那一句“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我还仿佛听到了三溪口处河水欢快奔流的声音,明早会有一群鸭子去那里溯游,展现“春江水暖鸭先知”的温情。


  


自从这场疫情发生,沱川乡就在双河口设立了卡点。双河口是沱川与外界联系出入的一个咽喉位置,四面环山,两河在此相汇,是周边村庄人员来往的必经之路。守住这个卡口是沱川乡防疫的重中之重。而守住这个卡口的人是沱川乡的党员干部们。我的父亲就是其中一个。

 

今晚,他老早就上岗了。这不是他第一次在晚上守着这顶帐篷。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他说他不孤独,与他作伴的有星光和灯光。不久之前的那个寒潮之夜,刚好也是轮到他执勤。刮着大风,下着雪,还有冰雹,更糟糕的是还没有电。他在群里说,帐篷被风刮变形了,他自己用手边简易的工具将它加固好,被子湿了,就坐着用火烤干。大家都让他注意安全,我让他多穿点衣服,不要感冒了。他都轻描淡写的说,这点考验对一个老党员来说算什么呢。


 


     孩子均匀的呼吸声落在耳旁,此刻我的思绪却被这滴答的雨声带向五公里之外的那顶蓝色帐篷——双河口疫情执勤卡点。这雨没有把帐篷里的被子打湿吧?帐篷里的炉火还旺吧?帐篷里执勤的那个人——我的父亲不冷吧?


     这雨持续下着,此刻父亲在干什么呢?简易的帐篷里,两张行军床,一个老式火炉。那微微的火光与灯光,在这个雨夜里,在这个山坳里,显得特别的寂寞而又特别的耀眼。有车灯的光亮起,他就戴着口罩,走出帐篷,手里拿着信息登记册,等待车子靠近,与车主交谈,反复核对车主的信息并登记好,再放行。如此过程一晚上要重复多少次?雨水打湿了他的衣服,他不自知。路面上的水淌进了他的鞋子里,帐篷里,他无所谓。也许这雨水已透过那层塑料布淋到了被子,没有关系,裹着这潮湿的被子也可以将就过一晚吧。他经常说一件事要么不做,要做就做最好。此刻,他一个人的24小时坚守可以守护周边很多个人24小时的平安,这是很有意义的。他是一个平凡的党员,一个人坚守在这孤零零的帐篷里也只是极其平凡的一件事。我们经常说,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特殊时期,父亲用他的言行很好的诠释了这句话。很想拨个电话过去,和他说说注意安全之类的话,还是算了,就让这春天的雨替我和他说了吧。


     ▌


花已开,春已来,窗外的滴答声不知什么时候停了,雨小了,天也快亮了……